亚洲博狗app

评论交流

            1. <sup><i><tfoot><sub><button></button><bdo><div></div></bdo></sub></tfoot><bdo></bdo></i></sup><acronym><ins><acronym></acronym></ins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<bdo></bdo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曾想,竟是那点点滴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宣传部   作者:方虹熙   时间:2018-06-29   人气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体:放大 缩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裁缝  从前,母亲做过裁缝,全家的新衣服都靠母亲的那双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亲有一个好手艺,使得一把大剪刀,那时候我最小,喜欢凑在边上看母亲。那大剪刀“咔嚓、咔嚓”将衣服的版型裁剪出来,再经过缝纫机上的来来回回,一件成衣就做了出来。每次逢年过节,父亲穿上新西装,姐姐穿上新裙子,我有我的小袄,母亲却向来只有那一件花格子工装,穿了好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叛逆期的少年总想着标新立异,我也不例外。多年以前,我和母亲逛商场的时候,看上了某品牌的一件T恤,价格很高,母亲不同意买下,我夺步就走,几天没和母亲说话。母亲后来还是给我买了那件T恤,她告诉我,这衣服不值这个价,衣服领口的车缝线还不如她学徒时做的精致。我后来才知道母亲加班做了十件衣服的工钱,才为我买来那件T恤,之后那件品牌T恤一个夏天就过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餐铺  后来母亲辞去了裁缝的工作,在学校边开起了早餐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凌晨四点,老街上迷雾茫茫。“包子、豆浆、煎饺、油条、油饼……”各种叫卖声不断,一家又一家早餐铺吵吵嚷嚷。学校里的学生是机灵鬼,哪家铺子的包子馅大他们吃一次就知道。母亲比较实在,包子做得大、馅料足,吸引的学生也多,偶尔会引起隔壁家的妒忌,面对人家上门的挑衅,母亲却很刚强,曾拍板子、抡勺子和他们吵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连几年的操劳,母亲头发白了,身体也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老街改造,学校迁走,母亲的早餐铺也不了了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防盗门  夏天的夜,铺一张竹席在地砖上面,母亲会在我身旁摇着蒲扇,蒲扇底下徐徐凉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里的防盗门正对着客厅,打开门会有凉风吹进屋子里,夏天的夜闷热,父亲在家的时候,母亲总把防盗门打开,让门外的风涌进来。父亲夜班的时候,母亲却从不开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夏末某夜,我从部队退伍回来。母亲显得非常激动,时不时摸摸我的胳膊,看看我指上的老茧,眼里像是泛着泪花。夜里雷雨阵阵,母亲心脏不好,有些气闷,我将防盗门打开,流通屋里的空气,她说父亲不在家,觉得不安全。我说:“有我在,没事。”母亲或是默许了我,或是拗不过我,防盗门一夜未关,母亲也没有过多担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夜的雨打在屋外的车棚上,点点滴滴,这如梦如幻的声音仿佛将我带入两年前的那个清晨,多少声声不舍的母亲,多少背井离乡的儿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送行  那日天气晴朗,县城人武部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,家家户户的人们胸前挂着红花,金色荣光显得格外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长途大巴的汽笛刺耳地响,这时有一位母亲提着鲜红的苹果冲进车里,在一排排一列列的“迷彩”里寻找自己的孩子,她眼中含着泪花,面容上又透着笑,站在我前一座那里停下,对着座位上的人絮絮叨叨,多吃饭、多喝水、多吃水果、生病要请假、别累着……之后她仍提着苹果下了车,之后又上车硬塞了两个苹果给孩子,才放心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临近发车,我隔着大巴的玻璃在家长的人群里面搜索着母亲,想起母亲蓄着泪的眼睛和憔悴的脸,又索性将窗帘关上不去多想。恰好汽车的轮胎一动,心里仿佛舒了口气,只顾看向漫漫前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时常担心自己成长的速度赶不上父母变老的速度,又时常担心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。我从不知道如何去感受母亲的爱,这母爱或许是我儿时母亲裁剪的小袄,或许是母亲做的包子,或许是夏夜里我的酣眠,抑或是临行前母亲的千叮万嘱。女本柔弱,为母则刚。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愿可怜天下父母心,曾经,往后,安好,安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系17公共文化班学生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闭】 【打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一个人也能努力过好每一天下一篇: